【财经评论】金融委50字搅动银行业 这件事对银行股影响很大!

时间:2019-08-09 08:00:01 来源:山西信息港 当前位置:永鑫说网络 > 置物架 > 手机阅读

困扰商业银行“老大难”的资本补充问题,又有了新进展,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将添新成员。

央行官网昨日发布消息称,12月25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这是金融委办公室在本月20日召开资本市场改革与发展座谈会后,时隔仅五天再度召开重要会议。这50字表态,给行业上下带来震动不小。

从消息中可以看出,监管部门正在推动银行通过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目前,银行外源性资本补充工具主要有普通股、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等,永续债的加入意味着资本补充工具箱再添新成员。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金融委此番表态,将有利于丰富银行资本补充方式,增加长期资金可得性,一定程度缓解资本压力。特别是,永续债适用范围广,不限于上市银行,因此,将增强整个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银行资本补充需求加大

“此次金融委研究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利于银行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启动永续债发行将使得银行资本工具箱进一步完善。”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首席研究员周昆平向记者表示。

2018年,实体经济存在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而作为主要出资主体的银行,在补充资本上也遭遇了一些挑战,例如,上市银行的股权融资就受制于股价低于净资产。

2018年银行资本补充虽然整体尚可,但是结构问题将仍然存在,其他一级资本较薄而二级资本偏厚。

三季度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

伴随着资管新规落地实施,银行表外业务将加速“回表”,对银行资本的承接能力提出了严峻挑战。

此外,在增强金融稳定性上,银行业也需要加大资本储备。

此前,《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设置了6年的过渡期,要求商业银行在2018年年底前达到规定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

2018 年是过渡期的最后一年,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分别达到8.5%、9.5%和11.5%,其他银行则要分别达到7.5%、8.5%和10.5%。

今年部分上市银行募资情况

近期,“一行两会”还发布了《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对相关金融机构提出附加资本要求。

此外,2014年金融稳定理事会(FSB)发布《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损失吸收能力充足性要求》(下称TLAC监管)。根据现有规定,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在2019年1月之前至少应达到风险加权资产的16%,在2022年1月前应至少达到18%。

目前,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已被确定为全球系统重要银行名单(G-SIBs),其中,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将于2019年开始适用第二档(1.5%)的附加资本要求。

一方面,银行资本补充的需求在加大。另外一方面,我国银行资本补充工具较为单一。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我国银行资本补充主要依赖普通股、利润留存、优先股、可转债及二级资本债券等工具补充资本。目前二级资本债券的适用范围最为广泛,各类银行均可根据自身资本情况发行减记型二级资本债券,但该工具并无法解决银行一级资本短缺问题。


四大因素“施压”银行资本补血

2017年以来,银行业因面临强监管施压、利差收窄等多方面因素,补充一级资本和核心一级资本的压力不断增大。

据规定要求,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1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因此,上市银行2018年以来使用优先股、定向增资等工具为自己“补血”的现象已非常普遍。据中信证券最新数据统计,2018年年初至今,A股上市银行已完成资本补充5315亿,同时,正在进行“补血”的银行名单仍在不断增加。

究竟哪些因素加剧了银行对资本的极度渴望?天风证券分析师孙彬彬表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是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需要在2018年年底全部达标。从上市银行报表来看,银行资本充足率监管达标压力不大;但也应该看到,仍有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处在达标线的边缘。特别是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基本上多数股份行和城商行位于高于达标线1%附近。

二是社融中贷款占比上升对资本的消耗。今年以来随着监管趋严,非标融资收缩,社会融资规模构成中贷款占比上升。对银行来说,更多的贷款投放必然会增加对资本的消耗。

三是表外非标回表与资本计提。随着表外非标回表,将加大银行资本计提压力。从资本计提角度来看商业银行短期内难以承接表外非标快速回表,也因此,央行此前表示,允许商业银行自主确定整改计划、发老产品对接新资产、采取多种措施处置非标,缓解银行的资本压力。

四是全国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将会面临更加严格的资本监管要求。当前,仍有部分规模较大的股份行资本充足率并不高,如果被认定为国内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将会大幅增加资本补充压力。

此外,由于四大行均被认定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TLAC叠加巴塞尔协议Ⅲ,四大行的资本充足率在2025年至少要达到19.5%以上,后续可能需要持续地补充资本。

因此,总结来看,我国银行业对资本补充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国内国际资本监管要求、贷款投放占比高增加资本消耗、表外非标回表需要资本计提等几方面。


永续债相比优先股的三大特点

永续债,也称可续期债券、无固定期限债券等。所谓永续,也就是没有明确到期日或期限非常长的债券,即理论上永久存续。此外,永续债还具有发行人赎回权、高票息率、票面利率跳升或重设机制等特征。

目前,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工具只有优先股,那么,作为同样可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工具,永续债与优先股相比又有何区别呢?

熊启跃总结称,永续债主要有以下几大特点:

一是发行流程便利。优先股发行涉及修订公司章程,对银行公司治理影响相对较大。永续债不受股票发行监管要求约束,审批流程更加便利。对监管机构而言,当发行人面临无法生存等极端情况时,优先股的处置涉及银行法、公司法以及发行人内部章程规定,较永续债更为复杂。

二是发行人具有税盾效应。对发行人而言,大多数国家永续债票息计入利息费用,抵扣所得税;而优先股股息在净利润中扣除,不抵扣所得税。我国银行优先股投资者获得的股息收入属免税收入,但永续债相关政策还未明晰。

三是会计上计入负债。多数国家将永续债计入负债,我国的非金融企业中票和证券公司

上一篇再过5年,农村娶妻会比现在难吗?老农说出了实话,字字戳中心窝

下一篇四大菜系没有西北菜!不公平,让我来给你看看西北都有什么好吃的

相关文章:

置物架本月排行

置物架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