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对网游的专业审查越精细越好

时间:2019-07-21 08:00:01 来源:滕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永鑫说网络 > 置物架 > 手机阅读


(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生活处处充满矛盾:有人一边骂网游害人,一边又转身骂审查磨人。

  近日,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在京成立,并对首批二十款存在道德风险的网络游戏进行评议。其中对11款游戏责成相关出版运营单位要认真修改,消除道德风险,对另外9款游戏作出不予批准的决定。消息一出,舆情热议。

  20毙9,通过率55%,这一比率直追证监会审核IPO通过率。换言之,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虽然刚成立,还是有所作为,起码不是花架子。但问题是,不少键盘侠是顺着名字直接开喷的——你毙掉游戏,说你下手狠;你不毙吧,说你存在感低。说到底,恐怕还是因为“道德审查”四个字,戳中了某些人脆弱而敏感的“忌讳”。

  一来,道德审查≠道德制高点上的指手画脚。所谓道德审查,说白了不过是拿公序良俗的尺子来度量网络游戏的底子,而并非以道德洁癖的姿态对网络游戏横挑鼻子竖挑眼。因此,以为有了道德审查就不能愉快游戏的想法,显然是杞人之忧。道理很简单,设若委员会把合规游戏都“查死了”,文创产业估计也不会坐视不管。

  二来,就算没有这个“道德委员会”,网络游戏在入场领取准生证之前,难道就真的无须在道德层面做出合规要求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举个简单的例子,网络游戏运营者自身需要的资质牌照包括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ICP证;所运营的游戏还应取得游戏出版版号、游戏运营备案。这些前置性审查与备案,虽然没有罗列“道德”要素,但任何文化产品的合法化市场供给流程中,哪个少得了道德关口的审核?

  今时今日的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不过是将网游审查的诸多要素分化出来,属于审查分工的精细化管理而已。这就像在社会分工趋于精细之后,大包大揽的服装厂终将被衬料厂、纽扣厂等所代替一样。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网游行业整体营业收入超过了200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中国游戏用户的规模达到5.83亿人,其中青少年网友玩家大概是2亿。当世卫组织亦将游戏沉迷列入到可上瘾性的疾病名单中时,未雨绸缪也好、沉疴猛药也罢,中国网络游戏发展恐怕是时候将软监管和强监管“合二为一”。今年8月,教育部等八大部门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明确表示将对网络游戏总量进行调控,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两害相权取其轻,网游产业固然要盆满钵满,社会效益也不能始终短板。

  如果置身网游监管的大势所趋中来看,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不过是“系统作为”中的一个分支罢了。包括游戏分级在内的诸多举措,恐怕还会在后续的网游整治进程中逐渐显山露水。换言之,网络游戏的规范化发展,必会插上德治与法治的“双翼”。

  当然,任何制度设计都是在运行中趋于完善与公平,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也是如此。我们既希望道德审查的规则更为透明和合理,亦期待道德审查能成为网游发展的推进之力。多些沟通和理解、少些对抗和狐疑,网游文化才会为青少年创设“蓬生麻中”的好环境,电竞的欢乐才不至于湮灭在灰黑网游的阴霾里。


上一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报告未来15年国际经济格局变化和中国战略选择

下一篇6.99万起,中国这台SUV最近超火,想买车的人都在关注!

相关文章:

置物架本月排行

置物架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