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偶记

时间:2019-10-26 08:00:01 来源:汽车江湖网 当前位置:永鑫说网络 > 为宝 > 手机阅读

十二月,一结束大大小小的考试,我便抛下复试备考逃离了学校,回家过了20多天的自在日子。在这期间,随心所欲地看了些和自己研究方向不甚相关的书,如基辛格的《论中国》和郑永年论中国系列,像是借着别人的眼睛重新审视了一番自身所处的中国社会。书非新书,观点仍发人深省。


郑永年在《中国的文明复兴》中所谈的许多观点都让我大为吃惊,一番番慷慨激昂的论述实在与他儒雅温和的形象不符。“中国社会道德体系的解体是经济、社会和政治三者之间以GDP主义为核心原则之下相互作用的结果。”阳光之下并无新事,这个观点亦无太多特别之处,像是关于GDP主义弊病的老调重弹。且道德问题本就宏大,从政治、经济、社会三者关系之间的互动来剖析当今中国社会道德解体的原因及重建的方法则更像是对人类社会原命题的哲学探讨,而非对具体问题的剖析和解答,所提出的具体措施更是无从着手、无处落实。



价值货币化、权力寻租、拜金主义盛行…仿佛中国社会真的就命悬一“钱”了。但这些是否只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现象?过分夸大难免有些耸人听闻。毕竟,许多现在看来相对“成熟”的福利国家也曾经历残酷暴戮的原始资本积累,亚当·斯密也曾在资本主义飞速发展的初期阶段呼吁重视道德情操的作用。


而在谈论如何重建社会道德时,郑永年认为首要是摒弃意识形态和阶级隔阂,认同道德的普世性。但什么是道德?书中并未就此给出明确界定。我亦不认为道德具有普世性,比如国家道德不能与个人道德相等同,不同国家、不同地区所握有的关于价值的标尺也不尽相同,否则现实世界中也不会有如此多关于价值判断的争论。


道德重建这一主题如此宏大,若非要从一本小书中觅得答案未免有些不切实际。但或许是伏地挖掘史料,深耕文本太久,猛地看到这样的论述颇感“久旱逢甘露”,在书上大胆勾画、写下赞同或否定的观点时觉得好不过瘾!读至深夜,终于在一番与作者的假想“争论”中败下阵来,瘫在椅子上整理思绪,然后期待着下一次对话与交锋。


遇到能对话的书便感万分知足,好书难觅。大家周末愉快!



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最上方蓝字关注“青鸟和诗”


上一篇【微博话题】#禁止未成年人整容#引热议,你怎么看?

下一篇课堂※读书※管理

相关文章:

为宝本月排行

为宝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