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类现在的科技文明,能对抗什么级别的修真者?

时间:2019-07-19 08:00:01 来源:中国食品经济网 当前位置:永鑫说网络 > 十字绣 > 手机阅读


第1章 我会,让你死
疼。

全身的神经都在诠释着这个字眼的终极意思。

整个身体好像被人生生的撕裂了。

宋安安睁开眼睛,看着头上陌生的天花板。

昨晚疯狂而荒宋的噩梦全数涌进她的脑海。

脸色一变,全身变得僵硬,腰身被钢铁一般的手臂死死的箍在怀里。

偏头,一张俊美的属于男人的容颜毫无障碍的映入她的眼帘。

赤果的古铜色胸膛,布满指甲抓住来的血痕。

即便是睡着了,那张英俊的脸也依旧冷硬得有棱有角,她伸手去碰一下都能给戳痛她。

熟悉的脸,熟悉的表情,熟悉的男人。

宋安安一张小脸顿时变得惨白惨白。

她身上也没有穿衣服,两具身体因为紧紧贴着而格外的温暖,她的脑子轰的一下全都炸开了。

什么都顾不上,几乎是颤抖着手脚并用的奋力掰开男人的手臂从他的怀里爬出来。

因为慌张,所以忘记顾忌力道,毫无疑问的弄醒了还在熟睡的男人。

“宋安安。”冷漠得不带半点温度的声音,头顶的气压以光速降低,恍若泰山压顶,“怎么会是你?”

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冷淡的厌恶。

宋安安极力掩饰自己因震惊和无措而引起的颤抖。

三年被踩在现实踩在脚下早就让她明白什么才是真实的生活。

十秒钟后,她开口,脸上是习惯性的笑容,“战大少,你昨晚喝醉了,我好像也喝醉了,然后,”她静了静,继续笑,“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她一边说话,一边扯过被子护住自己的身体。

“宋安安,昨晚是个错误,”战砚承冷冷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小女人,声线如寒玉一般,“我跟你姐姐在一起,我爱她。”

她姐姐就是宋意如,她的宿敌,宋安安的眼底滑过冷笑。

若不是时机不对,宋安安特想感叹一句,哎呦战爷你还真把人追到了。

她仰着脸蛋笑了出来,弯弯的眉眼,笑颜里有抹明媚的错觉,“是不是想要我保密,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战砚承直视她的眼睛,一双眼睛如千年冰湖,“昨晚是我的错,我可以给你任何的补偿,但是……”

眉眼瞬间冷厉下来了,遍布阴狠的杀意。

“如果这件事传出去,或者让你姐姐知道,我会,让你死。”

宋安安瞧着他的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声音脆如银铃,嫣然浅笑着,称着她短短薄薄的发,有种语笑嫣然的美丽,“我们好歹从小一起长大,你这么说,未免太让人伤心了。”

战砚承眯眸,看着眼前的女人,淡淡的道,“你要什么。”

他一边说一边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末了,一边扣着衬衫上的扣子,语气极淡的补充道,“作为补偿,你开口,我都给你,除了我。”

啧啧,瞧瞧这语气,她开口,他都给。

真是猖狂得叫女人心动,不枉她痴情十年。

宋安安笑眯眯的,真心实意的夸赞,“三年不见,战少出落得愈发霸气迷人了。”


 

第2章 宋安安,你真廉价
男人不说话。

一贯如此,若非必要,他从来不屑跟她多说一个字。

哪怕在她最掏心掏肺,满世界围着他转的时候,他也从未拿正眼瞧过她。

宋安安垂着眸,眼底是薄薄的笑意,再抬头,脸上还是未变的笑脸,伸出手指,懒洋洋的道,“二十万。”

“什么?”战砚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面前慵懒如猫咪一般的女人,冷声问道。

宋安安睁大眼睛,笑容漫不经心,“十万算我的清白,十万封口费,给钱吧。”

战砚承脸上的神情讥诮而冷刺,“十万一个晚上,宋安安,你真廉价。”

宋安安心里有刺痛漫过,她语笑嫣然的望着他的俊脸,“你一不是我哥二不是是我男人三也不是我老子,你管我值几个钱?”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笑眯眯的道,“哦,你放心,我真不是三年前死心塌地缠着你的傻姑娘,所以战少你不必担心我会拿了你的钱不认账,我现在人品相当好。”

顾虑到自己过去在这男人面前历来不懂矜持和脸皮为何物,宋安安特意一本正经的解释。

但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男人一下就变得怒不可遏。

战少眼底的温度那已经不是严寒足以形容得了,他一只手伸了过来,狠狠的扣着她的下巴,“宋安安,在外边儿混了三年,你还真出息了啊,随便哪个男人出个十万就能上你?”

那凶狠的模样,仿佛只要她敢点头,他能立马掐死她。

宋安安很是不解,这位爷哪儿来的火气啊。

宋安安看着他黑得跟雷公一样的脸色,顿时失笑,伸出手指戳着他的胸膛,“哦,我忘了战少昨晚喝醉了所以可能不怎么记得了,不过你也知道我不仅酒品相当好,而且醉了以后发生的事情全都记得清清楚楚,昨晚,是你强了我。”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更准确的说是她从小就黏在他的身边,这一点,他的确很清楚。

战砚承想也不想的冷笑,“我主动的,你就可以问我要钱?这不是卖是什么?”

宋安安顿时笑得跟朵花似的,眼睛都眯起来了,眯得你看不到她眼底的阴冷,“我不问你要钱,难道我要吃这个便宜亏?”

她歪着头,“又或者,告你?啧啧,谁不知道战家只手遮天?我只是颗一砸就碎的小鸡蛋。”

她笑盈盈的脸看起来甜甜的,“还是用钱好了,我既不会觉得自己亏了想七想八,战少也不用担心我保不住秘密,一时冲动挖了坑就把我埋了。”

她变了,这是战砚承的第一个念头。

一口一个战少,浑然不是当年跟在他后面不要脸的非要叫砚承哥哥。

战砚承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分分钟把衣服穿好,一身整齐更衬得身姿挺拔器宇轩昂,半点看不出禽兽的痕迹。

随手从身上拿出一张支票,刷刷的在上面画了几笔,手一扬,薄薄的纸张直接跌落在她的脸上。

“这两百万,买你永远闭嘴!”


 

第3章 碎得够彻底,梦才会醒
“我只要二十五万,谢谢。”宋安安想也不想的就打断他的话。

两百万,她没本事在太阳下山之前全都花完。

她也没有用卖身钱资助贫困小朋友的兴趣。

战砚承冷冷嗤笑,冷漠的视线从她的身上掠过,勾唇嘲弄道,“宋安安,没人教过你,做了婊子就不要立牌坊吗?”

宋安安脸上的笑容一僵,她是哪里得罪这位大爷了吗?分分钟不忘记羞辱她。

她迅速扬起一抹更灿烂的笑容,“战大少,我昨晚破了你的处男膜吗?”

战砚承正准备走人,一听这句话,只觉舌尖一抹热血涌上,处……处什么?

阴鸷而压迫的视线顿时迷漫在头顶,宋安安的心脏瑟缩了一下,还是顽强的继续笑着,只是明媚的眸里多了几点碎冰。

“战少,既然我没做破你处男膜这么不道德的事情,那么你买我卖,你就没资格说任何羞辱我人格的话,懂?”

战砚承没有说话,眸色极冷,浮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宋安安在心里淡淡的笑,他看她的眼神还真是十年如一日没有变过,好像她是多恶心的女人似的。

心情顿时就变得很差了,她脸上的笑意不改,但语气已经淡了下来,“签完支票,滚吧。”

这女人的胆子长进了不少啊,敢叫他滚了。

俯身,撑着双臂将她小小的身子困住,薄唇停在她的耳边,低低的嗓音敲打她的耳膜,“我不管你为什么要回来,也不管昨晚的事是不凑巧还是其他的原因,你只要给我记住一件事。”

“你敢有一点不乖,我马上弄死你。”

……

几分钟后,偌大的总统套房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冰冷的空气里还有尚未消散的糜烂的气息。

她闭上眼睛,指甲刺入自己的掌心,痛意清晰。

身上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特别的难受,地上的衣服被撕得粉碎,她自己也差不多连骨头都被拆了。

妈的,她一定受伤了。

想起他冷漠甚至是不屑的态度,宋安安咬牙启齿,暗咒,混蛋,上了她还敢把她当垃圾,我诅咒你下半辈子都不举。

冰凉的液体从眼角流出,她却率先笑了出来。

十六岁许愿有朝一日可以成为战砚承的女人,上帝对她还真他妈的好。

战砚承是什么人?

特种兵之王,最年轻,最英俊,前途最不可限量。

战家世代就是皇家警卫,也是被封功受爵如今最显赫的家族之一。

战砚承年纪轻轻,就是最神秘最无所不能的“左轮”新任首领,然而这个男人声名显赫的原因则是在三年前一举歼灭了国际上最大的毒枭组织,成为国际刑警的高级顾问。

年轻,英俊,血性,冷硬,爷们。

简直就是一根发丝绑住一颗芳心,然后分分钟踩碎。

她的就是其中最支离破碎的那颗。

不过,碎得够彻底,梦才会醒!

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她才叫酒店客服帮她定了全新的衣服,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浴室彻彻底底的洗了一遍。


 

第4章 昨晚是谁指使你的
换上衣服,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酒店,用身上仅剩的几十块钱招了辆出租车。

车窗被按下,外面的风全都灌了进来。

宋安安一张明媚无害的小脸,眼睛里却是寒芒闪闪。

她昨天刚从美国回来,徐可热情饱满的说要为她洗尘。

叫了全班大多数的同学,她也没好意思拒绝,所以就去了。

结果整个晚上别的事儿没有,一帮人全都在给她灌酒。

呵,她大概是不知道,她宋安安就有那么点不同,喝醉后发生的事情,比她清醒的时候还记得清楚。

她昨晚明明说要回宋家的,几个人一脸居心叵测的把她驾到了酒店。

“小姑娘,到了。”

宋安安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笑眯眯的递了过去,声音甜腻招人喜欢,“谢谢师傅。”

车停在一家写字楼前,她抬手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刚好是吃午餐的时间。

想了想,拿出电话,声音里全是无害,“妮儿吗?吃饭了吗?我刚好到你公司楼下,没吃的话我请你吧,谢谢你昨晚为我洗尘。”

徐可在电话那边犹豫了一会儿,实在听不出宋安安的语气里有其他的什么意思,不答应反而显得心虚,“好,我马上下来。”

“宋安安你干什么?”

惊恐的尖叫声,徐可用包护在自己的胸前,不可思议的看着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的女人。

她下楼之后,宋安安满脸诚恳笑眯眯的说要带她去一家她朋友介绍的本地特色的小餐馆,她没多怀疑就跟着了。

拐到一条巷子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怀疑,宋安安从后面扣住她的肩膀,直接将她摔在了地上。

“趁着我现在还不想揍人。”宋安安弯着唇,要笑不笑的看着她,眼睛里一片泠泠的冷光,“昨晚是谁指使你的?”

徐可身后的墙站了起来,恼怒的看着宋安安,“你什么意思?”

宋安安眼中划过讥诮,扬手,一个响亮的巴掌就落到她的脸上,动作快得徐可连闪躲的空间都没有,“继续装,看你的脸挨得住几下。”

“宋安安你敢打我?”徐可瞬间起的浑身发抖,作势就要冲上去拼命。

宋安安眼角一挑,轻而易举就捉住对方要落在她身上的手……“啊!”

徐可再度被摔在地上,整张脸都因为疼痛而扭曲了。

宋安安在她的身边蹲下,凉凉的开口,“我把你当朋友,你当我是傻子,所以别怪我下手太狠。”

她笑得一脸无邪,“昨晚谁叫你把我灌醉了扔在酒店的,嗯?”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徐可,”宋安安俯下身子,凑到她的面前,满脸的邪恶,“想清楚再回答我,如果答案我不满意的话,我就把你扒光了扔到大街上!”

“你敢!宋安安,你没有任何证据污蔑我,小心我告你。”

“哈。”宋安安轻轻的笑了出来,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我是宋家三小姐你懂吗?不管我在宋家多招人不待见,只要我一天是宋仁成的女儿,我想踩死你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上一篇官宣了!叙利亚政府再下一城!进驻曼比季!俄罗斯欢迎!土耳其?

下一篇冬季也疯狂,南海又生成一个台风胚胎,双台风胚胎已形成!

相关文章:

十字绣本月排行

十字绣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