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盘花扣的阿娘

时间:2019-06-22 08:00:01 来源:游多多 当前位置:永鑫说网络 > 励志 > 手机阅读
繁星|盘花扣的阿娘

时光流啊流,流到了紫阳街上,似乎就流不动了。青石板铺就的街面,沿街的两排店铺,有着精致雕花的木头窗格子,铺面则是一块块门板,编了号,早上一块块卸下来,晚上再一块块地装回去。那里的店铺,似乎从我小时候一直开到现在。打头是间早点铺,咸豆花配个粢饭团,小馄饨搭只蟹壳黄,老客们都懒得开口,谁不放葱,谁油条要炸老一点,老板都门儿清;再接下来是间卖秤的,然后是个烧饼铺……

阿娘家就在烧饼店隔壁。每次经过,都会看见木头格子的花窗支着,阿娘坐在一张藤椅上,骨牌凳上搁一只笸箩,低着头忙活。

阿娘在这个小城里有点名气。阿娘原是大户人家的少奶奶,结婚当天,三十二抬嫁妆一路逶迤抬进王家,在大院里铺张开来一一展示。送亲的舅太太挥着绸帕子眉飞色舞地介绍,绣了花开富贵图案的轿围子、新娘身上的龙凤嫁衣、铺新床的百子被、新人睡的鸳鸯枕……全是新娘亲手绣的!

阿娘还有手绝活,就是盘花扣。阿娘盘的花扣,比裁缝铺里盘出来的要精美不说,更主要的是灵,蝴蝶蜻蜓、春梅秋兰,特别新颖别致,栩栩如生!一传十,十传百,亲友们做旗袍,都来求阿娘盘花扣。

解放后,王家大少爷被安排进了街道办的面社里摇面条,阿娘生了三个孩子。一家五口,单靠大少爷那点微薄工资,自然不够吃穿用度。于是阿娘重拾手艺,帮裁缝铺子锁扣眼、做包扣、缲裤边,接点缝缝补补的活。到了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渐渐又有人穿中式衣服了、穿旗袍了,而会盘花扣的人是越来越少,阿娘的手艺开始大放异彩,讲究点的女人们都慕名而来。王家大少爷走得早,三个孩子都成了家。阿娘一个人过,就靠做点手工活过日子。

有个学期我准备开门服饰品设计课,其中有节课是介绍旗袍花扣的制作,于是去了紫阳街找阿娘。阿娘先是惊讶,再是欣喜,“难得你有心啊,这年头的姑娘儿不要说学盘花扣了,连缝个扣子都不会,我还在愁这手艺要带到棺材里去了!”

我偷懒,带了根现成的编织绳当“袢条”(盘花扣用的布条),阿娘就叹气,“现在人做活真没耐心,我看小商品批发市场里的花扣,就是用这种化纤绳子盘的,松松垮垮,简直是糟蹋了花扣!”又把手里的活给我看,“呶,这是配高档旗袍的,袢条用的也不过是色丁,缝纫机上车起来的。”阿娘忽然想起什么,进屋去了,好一会儿才出来,手上拿了两样东西,一样是根袢条,翻过来给我看,“老底子盘扣用的袢条,都是拿真丝料子斜裁成窄窄的条子,在里面衬了细棉条,一点一点手工缲出来的!有些盘扣的形状比较复杂,袢条里还要衬铜丝,这样才能盘出想要的花样来!”所以那时一件旗袍四粒花扣,阿娘手脚虽快,也要做上一天半工夫。

还有一样是张发黄的纸板,上面钉满了她做的花扣样品,有花卉造型的,也有蝴蝶造型的,还有寿字、喜字造型的,只只精致传神。阿娘如数家珍,“老底子大户人家小姐太太的旗袍是很讲究的,春夏秋冬,一年十二个月,会按季节月份搭配花扣的花型,春配兰,夏配荷,秋配菊,冬配梅……十二个月,月月有说头,还要讲究场合,过年时穿的旗袍要配如意扣,老太太做寿要配寿字扣,新娘子结婚要配双喜扣……”

阿娘其实识字不多,这些花样都藏在她心里,一边盘一边用针固定,很快袢条就变成了一朵怒放的菊;再掂根袢条换了手势盘,又变成了只展翅的蝶。

那年夏天,我跟阿娘学了一个多月的花扣。去年回家,见阿娘的房子已经变成一间古玩店了。烧饼店老板叹口气,说阿娘走了。她前脚走,后脚儿子就把房子给卖了。

作者:蓝色咖喱粉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盛慧梅

上一篇武汉集中清查娱乐场所 一晚带回审查2450人

下一篇滁州又一娱乐会所8人被抓!竟是偷偷做这项“服务” ...

相关文章:

励志本月排行

励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