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打工仔春节回乡指南

时间:2019-11-19 08:00:01 来源:锦程物流网 当前位置:永鑫说网络 > 电子 > 手机阅读

“这世上本来没有门,串的人多了,便开出了门。“ —— 二姑


又到了回家过年的时候。


北上广的打工仔暂时从Vicky、Daisy、Kevin的身份证解脱出来,变回了美丽、小霞和建国。


他们把猫寄养在宠物店,用在朋友圈加速抢来的火车票离开了回龙观、杨浦、百子湾,回到老家。



打工仔们回家过年都是抱着炫耀的心态去的,他们像每一个知乎答主那样,竭尽所能让自己看起来光鲜亮丽。


明星同款墨镜和口罩,口罩戴在下巴上;女孩们会提着MK最新款的包包(信用卡分期);男孩会拿出自己的IQOS,还有来自日本的烟弹。


北上广的打工仔英文一般,但聊天时总会蹦出几句英语单词,在涉及到那些大项目时(其实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能语音的绝不打字。


只是从一线城市回家,打工仔们却摆出了一副海龟归国的派头,每天操着全国一半GDP的心。



有一种冷,叫你妈觉得你冷。有一种成功,叫你大姨觉得你成功。对北上广的打工仔来说,“自己过得不错”和“你大姨觉得你过得不错”是两个没有交集的平行宇宙。


打工仔精心打造的白领形象在长辈眼里并不讨喜,在大姑大爷大姨7天x24小时的洗脑教育下,他们终于领悟到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原因——最恐怖的水不是洪水,而是亲戚的口水。


原来,过年回家最重要的不是撑排面,而是活下去。



活着不容易,讨长辈的欢心更不容易,这意味打工仔们要经历一次从里到外的恢复出厂设置。


“衣锦还乡”这个词已经表明,在中国语境中,要想体面地回家,穿着是重中之重,即便室内有30度的暖气,想要光鲜亮丽,还是需要一身貂。


贵的不代表好的,家里人分不清BOSS和七匹狼的区别,穿西装回家他们会以为你改行当了房屋中介,或者卖起了保险。


节衣缩食换来的卡地亚在家人眼里未必有镇上卖金饰的周福生值钱;那些熊孩子会撕掉打工仔Rimowa,折断YSL的口红。打工仔不能让他们赔,因为:



穿潮牌的年轻人自然不能幸免。破洞牛仔裤伤害的不仅仅是打工仔的膝盖,还有长辈们脆弱的神经。在长辈眼里,沦落到穿这种衣服,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要么是经济上的,要么是智力上的。


对北上广的打工仔来说,牛仔裤上的破洞代表着北上广和家乡观念上的鸿沟,而这些沟壑,会在他们熟睡时,被慈母手中的针线和深浅不一的补丁来弥合。

 


父母喜欢的形象从那些豆瓣5.0分以下的家庭伦理剧中可以看出端倪:女性头发最好烫个波浪,红黑配色的裙子,黑色打底袜里面再塞一条秋裤。


男性保罗衫,皮鞋,皮带露在外面,上面挂着成串的钥匙,注意身上千万别有纹身,不然年三十儿晚上,刚刚从监狱放出来的三叔就要拉着你盘盘道了。



一个懂事的北上广打工仔会去海澜之家买衣服,这个牌子满足了长辈对“名牌”的所有需求。料子结实,LOGO够大,实用,也够体面。不过不管怎么比,打工仔们最终都会输给隔壁穿美特斯邦威的“别人家孩子”。


别人家的孩子不是一个人,而是大姑大姨的小子,邻居家姑娘,同班的班长的集合体。他们是永远无法超越的宿敌,是现在依然笼罩着打工仔们的童年阴影。


 

留在老家的“别人家的孩子”会在朋友圈晒娃、做微商,转发养生谣言;而打工仔们会晒猫,发公司的广告,还有咪蒙的推送。


电影的票根和东南亚旅行照也是打工仔朋友圈的常客


打工仔早就把“朋友家孩子”的朋友圈屏蔽了,不过他们还会时不时地点进去浏览一番,甚至嘲讽地把这些截图发给朋友。人生中第一次,打工仔终于干掉了“别人家的孩子”,这一刻,在一线城市打拼所受的委屈都变得有意义了。


然而他们的家人却并不这么想。


在老家的评判标准中,打工仔们是方圆几十里罕见的二十几岁的单身怪物,而“别人家的孩子”却早就实现了“老公(婆)孩子热炕头”的人生终极目标。


“情场失意”的打工仔想靠着职场搬回一成,然而他们的MAC在父母眼里就是游戏机,一套PPT刚做了一半,父母就已经动了把他们送到杨永信那里戒网瘾的杀心。


满口念叨“裂变”“思维模型”“黑天鹅”,的BAT员工,抵不过外放抖音神曲,体制内3000一个月的铁饭碗。



在10:30的时候吃一顿Brunch并拍照发朋友圈是他们在一线城市养成的习惯,只要滤镜选的好,馒头片煎鸡蛋也能拍出Benedict和Pancake的水准。

 

然而到了12:00,即便是不饿,也依然要坐在饭桌陪着把饭吃完,这就是家乡的规矩。


吃饭要等长辈先动筷、筷子不能插在碗里、敬酒要站起来……家乡在饭桌上的规矩总是比城市里要严格,但是偏偏”食不言、寝不语“的优良传统被忘得一干二净,母亲的美味料理堵不住亲戚们的嘴,那些唾沫让春节聚餐的饭桌变成打工仔们的修罗场。



这些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亲戚却心心念念着打工仔们终身大事,上学的时候关心成绩怎么样,考完大学开始询问工作。打工仔终于找了一份体面的工作,走在升职加薪出任CEO的路上时,亲戚们就开始催婚了。总之,这些亲戚们就好像程序bug的测试员,他们总能发现打工仔缺些什么,并给予精准制导打击。


在上海打工的vivian本想借着传销的势头吓跑亲戚,于是买了大几千的保健品,一有亲戚来串门,“阿姨,听说过安利么”想堵住亲戚的嘴,没想到不仅没能疏远几个亲戚,还发展出不少下线


网上所有关于“怼”亲戚的指南都是纸上谈兵,那些以嚼舌根,她们唇舌之间的战斗力远非看过两集奇葩说的北上广打工仔可以比拟的。


初六是北上广打工仔最轻松的时刻,他们第一次这么期待着工作。小时候过年不是这样的,小时候最盼着的节日就是过年,而现在,过年成了一件痛苦的事,也不知道是年变了,还是自己变了。

 

有人说常回家看看,可是他们从家乡只能看到迷茫。很多人干脆不回家过年了,假期太短,车票又难抢,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又要浪费在七大姑八大姨复读机一般的质问当中。


 

打工仔的书包圆鼓鼓的,那是母亲过年这几天熬夜给他赶织的毛衣,她说打工仔的针织衫网眼太大,不保暖。


毛衣里裹着加缪的《异乡人》,是想朋友圈拍照装腔用的。打工仔觉得自己就是个异乡人,不管是在家乡,还是在北上广。

 

刚离开家回到北上广的时候,打工仔感觉自己如释重负,可是到了都市,他们又像《海上钢琴师》中的1900一样,面对着高楼林立的城市,不知所措。

 

在拥挤的车站,他没办法前进,也退不回去。打工仔们想回家,但却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儿。


上一篇盘点街机游戏被坑的最惨的瞬间,当年见过这样的卖队友行为么?

下一篇经常喝咖啡对身体不好?喝咖啡的3个误区,爱咖啡的人要注意了

相关文章:

电子本月排行

电子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