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骄傲的徐玲 让教育回归本来的样子

时间:2019-11-10 08:00:01 来源:中国保温装饰板网 当前位置:永鑫说网络 > 电子 > 手机阅读

2003年,随着国务院出台《关于幼儿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指导意见》,我国幼儿教育全面改革进入战略元年。这一年,也成为徐玲26年教育生涯的分水岭。此前,她是公立学校的一名教育研究者,思考探索教育的真谛,成为行业内知名的教育教学专家;此后,她从一间早教中心开始安置自己的幸福教育梦想,直至把创办的阳光雨露集团打造成行业翘楚,成为幸福教育的践行者和传播者。但是,列身中国教育改革实践者之中,徐玲对自己的角色定位却是一名保护者和守护者:保护孩子不受过多干扰,实现自我探索和成长;守护正确的教育理念,让每个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而这一切,在她看来,都应该是教育本来的样子。



骄傲的徐玲  让教育回归本来的样子

文/ 张舒娜 王乾

  图/ 高荣  整理

本文共7144字,建议阅读12分钟

01


教育: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盛夏八月,北京石景山。阳光裹挟雨露,将一则现代童话铺展开来。


眼前美丽城堡般的婴幼园大抵满足了孩童对奇幻世界的所有想象,而这,仅仅是阳光雨露幼儿园在全国100多所学校之一。徐玲,这童话世界的缔梦者推门而出,她皮肤白皙,个子高挑,一头短发,双目清澈,明艳于外,骄傲到骨。虽神交已久,初见仍是惊艳。


徐玲的童话有关教育,但孩子们作为主角扮演的却不是王子与公主。


在不少孩子的生活中,成人承担的是看护者和照顾者的角色:给孩子穿衣喂饭,照顾孩子的衣食住行。“别跑,小心摔倒!”“别动!弄坏了。”“看你慢的,我来吧!”殷勤地做好一切,孩子成了“弱者”的代名词,成了大家小心翼翼呵护的“宠物”。


阳光雨露婴幼园内,孩子们正和老师在户外活动


在阳光雨露幼儿园则不然,除非小朋友身处危险,你会发现,老师更多的是面带微笑,关注着孩子们的探索活动,对于他们自主探索中出现的麻烦、困难并不作过多干涉,鼓励孩子自己解决。因为徐玲总是要求她们:所有能让孩子做的事,尽量都让孩子自己做。


“‘人才’二字,人在先,才在后,先成人,后成才!”徐玲曾多次在家庭教育论坛主旨演讲中强调,“我们的孩子不一定每个都会成为科学家、艺术家,但每一个都要成家!从小培养他们成家的能力、生活的能力,非常重要。有了独立生存的能力、幸福生活的能力,他们才能真正实现人生的幸福。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培养幸福生活的能力,这,才是幼儿园阶段该做的事情。”


这个观点,放在今天是道理,放在15年前,有可能被不少家长认作“狡辩”。


跨世纪之际,从教育界到全社会都已经逐渐发现:保姆式、填鸭式、小学化等学前教育方式纷纷纭纭,唯独忽略了孩子内心的成长,忽略了孩子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价值和意义。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根源,也被社会学家追溯到儿童成长的启蒙阶段。


“每个人都希望填鸭式教育方式得到改变,但都不愿从自己的孩子开始尝试改变。”徐玲回忆,“我当时有一个很强烈的想法,想让大家看到用不同的教学方式,也一样培养更优秀的孩子。让更多的家庭能享受更幸福的教育!


徐玲出席新浪教育主办的“2018新浪五星金牌教师颁奖典礼”及专访


从市实验小学语文老师,到业务副校长,再到市教育局基础教研室教研员,从1992年到2006年,徐玲在教育系统走过14年,探索了14年,成为为数不多的小学高级教师、省小学语文教育教学专家、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2006年,年纪轻轻的她虽已是组织部备案的拔尖人才,最年轻的后备干部人选。但,这不是她期望的努力方向。让更多家庭享受更幸福的教育,才是她的奋斗目标。她毅然辞去了公职,开始践行自己的“以人为本”“幸福教育”“自主发展”“纳人悦己”等教育理念。


仲秋的一天,已是幼教领域大咖的徐玲,结束了在全国第五届幼教年会的演讲,从北京返回漯河——她教育梦想的发源地。午后,在如童话世界般的阳光雨露幼儿园里,徐玲极富感染力的笑声不时冲出窗外,与仲秋之际热烈而不炽热的阳光相融,爽朗中传递着亲和,骄傲中不带张扬。


采访中,记者三番两次试图冲破激荡的笑声,一探跌宕起伏的创业之路,期待眼泪与智慧交织的传奇,但均未成功。谈笑间隙,徐玲似乎回过味来,平静地说:“我只是带着一群身体力行的教育研究者,长期做着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没有多少起落。”


实际上,创业中不可能没有磨折,而是不认为有,因为无惧而无感。


有人说,最考验勇气的,不是在一条通向成功的道路上披荆斩棘,而是你根本不知道这条路是否行得通,却毅然上路。


“我不怕!即使创业不成功,我一样能养活自己。”徐玲回忆着当初辞职引发的震荡,“正是童年时期的家庭教育,培养了我无所畏惧的个性,让我能够尝试追逐自己的梦想,而不是前怕虎后怕狼。”


徐玲的父亲是20世纪60年代的大学生,总是以“培养她的反抗精神”为理由,肯定她独立思考和勇于表达。


社会心理学家研究表明,现阶段我国的年轻一代中,“不惧”精神已成稀缺物。许多年轻人做事情前,最大的问题不在于自己行还是不行,而是在于一直疑惑自己行不行。


教学中,阳光雨露尤其重视在实践中培养孩子的自信,提升孩子勇敢无畏的精神,因此,坚持鼓励孩子每天安排两个小时的大运动时间。徐玲阐述:“运动能力提升了,胆量自然提升;同时,在动手实践中形成了自信,孩子的成长,一切都不成问题。”


在徐玲眼中,幼教说来复杂实则简单,无非是自己成为顶天立地的人,然后去影响更多的孩子去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02

教育,让每一个孩子成为最好的自己

在阳光雨露幼儿园,经常有这样的场景:一个班小朋友在做游戏,一名小朋友没有成功完成,跃跃欲试,还想再来一遍。按原来活动计划,接下来可能还有一系列的活动安排。但是,老师没有任何犹豫,鼓励他重新又玩了一遍游戏,成功完成的小朋友心满意足。


“阳光雨露的老师不是拿30个孩子当作一个孩子,而是尊重到每一个孩子。”一名家长道出选择阳光雨露的原因,也侧面道出阳光雨露“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这恰恰也是“阳光雨露”名称的由来:坚信每一个人都是一颗独立成长的树,只要给予适宜的阳光雨露,他(她)都能成为最好的自己。是松柏,就让他四季常青;是合欢,就让她花开满枝,绝不用同一把尺子来衡量所有的人。


在阳光雨露的孩子们


“这就是阳光雨露坚守了15年的理念。”徐玲坚定地说。


这样的理念下,注定了阳光雨露采取小班制;注定了老师们必须关注到每一个孩子;注定了每个幼儿园每月的家庭教育论坛上,讲师团经常一遍又一遍告诫家长:不要过分盯着孩子的缺点而费尽心思地去矫正,社会的分工越来越细,要做的是发挥孩子的优势,让他成为自信的自己。


家长群中一直有种似乎矛盾的反映。一方面,虽然阳光雨露收费高于公办园,家长还是蜂拥般把二胎送过来,因为老大到中小阶段竟然不需要家长操心了;另一方面,从别的幼儿园慕名转入阳光雨露的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在阳光雨露明显没有像以前的幼儿园学的知识多,背儿歌、做口算几乎没有,更多的是孩子大量的操作、探索,但明显的是孩子更加开心了,更加自信了。


“那就对了!”话锋一转,徐玲反问:“孩子的成长自有规律,口语、运算等能力各有不同敏感期,家长不一定知道。但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一定了解儿童的身心发展规律。如果我们一味讨好家长,违背了儿童成长规律,那么,我们把孩子的成长需求放在了哪里?当我们心中没有孩子的时候,我们还做什么幼儿教育?”


你很棒,你很聪明……是很多幼儿园老师和家长的口头禅,因为“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已经是一种共识。徐玲却认为:好孩子是自己干出来的。阳光雨露幼儿园要求对孩子的夸赞,仅限夸赞孩子的行为和付出的努力。


一旁,一名年轻的老师随口夸了孩子一句:“谢谢你帮同学把玩具捡起来,很棒”。徐玲冲记者满意地会心一笑:“孩子跟我们是平等的,我们没有权利去用某种标准居高临下评价他们的人格。爱、理解、尊重,这是对待孩子的关键,也是孩子个性健康发展的关键,真正做到不容易,但要尽力做到。”


这是徐玲的个性,也是阳光雨露教师的工作方法:首先做孩子的妈妈—喜欢他;然后做孩子的朋友—了解他;最后做孩子的老师—引导他。


徐玲出席“2018亚洲教育论坛年会”


15年的发展,阳光雨露集团成为全国业界翘楚,在全国开办学校100余所,成为全国民办教育的一面旗帜,被评为“全国优秀民办幼儿园”“全国百佳幼儿园”“中国妇女儿童喜爱的品牌”“全国百佳幼儿园”“人民满意的民办幼儿园”等。


不过,公司的规模和体量并不是徐玲最关切的,她近乎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教育理念。阳光雨露在全国分布很广,北到大庆、齐齐哈尔,南到三亚、厦门,东到江苏,西到重庆,园长都是统一外派,由集团内生,旨在不折不扣落实阳光雨露教育理念。


业内做到一定规模的幼教企业,有不少被资本绑架,但是徐玲从不迎合资本。经营中,徐玲不追求利润最大化,仅寻求合理回报。“资本是逐利的,教育却是惠民的”,她非常清楚两者的区别。


03

教育,为孩子的多彩人生打好底色

在幼儿园的一日生活中,阳光雨露为每个小朋友准备了一件小罩衣,便于孩子更自由地操作、探索。


不过,无数的人跟徐玲提出异议。有的比较爽快:“徐老师,你看你们的小罩衣多low啊!背后用几根布带子系住。”有的比较含蓄:“徐老师,你们的小罩衣,如果在前面制作魔术粘贴扣或者拉链,肯定很漂亮。”


“目的是什么?”记者推测背后未如此做的深意。


“我就是让孩子们自己够不着!”徐玲狡黠地哈哈大笑起来,“你给他设计得越方便,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完成,孩子们怎么去学习向他人寻求合作?”


信阳市一阳光雨露幼儿园内两个小朋友正合作完成木工工作


合作是一种生存方式,而乐于分享是合作的前提,亦是幸福生活的智慧。


年幼时,每年的端午节前夜,徐玲全家都会包粽子到深夜。次日一大早,被绑成一束一束的粽子已经摆在桌上,由小徐玲挨家挨户给邻居送上门,然后带到学校给老师、给同学。


中学时,这种乐于分享的家风闹出了“笑话”。


初三会考完,徐玲去同学家玩,同学抛给她一个小白瓜。


“咦,这怎么吃?”徐玲很惊讶。


同学更惊讶,“咔嚓”咬一口做示范:“就这样咬着吃啊!”


十几岁的徐玲并非不懂怎么吃瓜,而是不知道瓜还可以一整个地吃。从小到大,徐玲的记忆里,家里面无论是吃瓜、吃月饼还是其他,总是先数人头,然后均分。这种“吝啬”的方式显然不是贫穷使然,因为20世纪80年代,爸爸是工程师,妈妈是教师,双职工家庭在当时是“不差钱”的代名词。


不是贫穷,那是富有分享精神的家风。“后来,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我能帮别人的时候,就不遗余力地去帮别人,没有独享的概念。”话音落地,徐玲继之一阵爽朗大笑,清澈纯净。


唯仁者方无忧,唯无忧才幸福。


徐玲出席“2018新浪五星金牌教师评选活动”


我就是想用阳光雨露式的教育方式,让孩子感受到成长的幸福,让老师感受工作的幸福。我们致力于追求幸福教育,幸福工作、幸福生活、幸福人生。”徐玲愉悦地说,“这是一名老师特有的荣誉和责任。”


难怪,徐玲最喜欢的称谓是“徐老师”。


阳光雨露集团创始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博士生、国际Lamaze教育导师、美国纽约常青藤学院教育集团中国区总裁、教育教学专家等,是徐玲在不同场合的头衔。


一个人,众多桂冠,最喜欢的,一定是最接近内心的。


“我们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孩子,我就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我们的老师。我做的还是教师的工作,只不过以前是教学生,现在变成了教老师。”徐玲补充说,“当我把老师当成自己的学生一样看待来指引,他们幸福地成长,一定会用体验到的幸福教育方法,培养更多孩子幸福生活的能力。”


04

教育,从教育者的成长开始

在阳光雨露,获得全国民办教育系统模范教师、模范班主任、优秀园长、先进工作者等各类荣誉者不下百位。阳光雨露也被业界公认为培养人才的摇篮,被全国妇联颁发“女大学生创业实践基地”。


一次,一个同行问徐玲,听说你们成立教师成长基金,专门让老师花钱长见识,只要不揣自个兜里,拿着钱出去玩都行?


徐玲反问,出去玩不就是长见识吗?同行一愣,说,那倒是!


“我们的老师都是从应试教育中成长起来的,很难让他们从内心深处由内而外地展现出以人为本的教学方法。”徐玲解释道,“所以,教育,要从教育者的成长开始。


阳光雨露婴幼园园区


“多少年来,我一直在跟我们的园长作斗争。”此言一出,不由得让人惊疑,徐玲接着说,“我们的园长总会把一些决策性问题甩给我,我一直告诫他们,做正确的事,不去权衡利弊得失多寡,决策就不是难事。


在精研《易经》的徐玲看来,易者,变也,但事物运行的总法则是不变的。判断物事的标准不一而足,但是,判断正确与否却简单得多,贴合发展的根本规律、符合积极价值观的东西就是正确的。


虽然人文素养最终决定一个人的成长空间这句话理论上没毛病,但是,对于Gavin的提拔,很多人都为徐玲捏了一把汗。


Gavin是集团新在江西开辟的南昌浪琴湾园的园长,浪琴湾园拥有一万多平方米的户外场地,建筑面积7000多平方米,总投资3000多万元。这样一个园所,任命一个经验丰富的园长,尽快实现满园,迅速收回投资成本,任谁看来,都理所当然。


而徐玲选择的是从江西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研究生毕业不足两年的Gavin,除了学前教育研究生学历,徐玲看重的是Gavin的选择:放弃在国内著名辅导机构20万元年薪,愿意从阳光雨露做一名月薪3000元的实习老师开始。


徐玲所看重的,就是Gavin从业抉择透露出的人文素养。Gavin带着压力和徐玲的嘱托去了南昌浪琴湾园,同时带出了一支由母校学前教育系本科生学弟学妹组成的研究型教师队伍。


浪琴湾园区孩子们的“5x5”毕业画展


今年6月,“25岁的他们要举办画展了”,一则Gavin的微信信息刷爆朋友圈,原来是浪琴湾园五个五岁(5×5=25岁)孩子的幼儿园毕业画展。从观察到布局、从参访到创作、从设计到布置,五位孩子举办的艺术展从孩子的兴趣点到艺术展一步步的走来,完成一个从点到面的全过程。此举让社会众多人士从惊异惊讶到恍然大悟再到惊喜,情绪如同过山车。


Gavin团队的活跃思维让全集团看到了年轻高素质教师团队的不同凡响。目前的浪琴湾园,成为集团新课程改革的试验田,实现了徐玲对Gavin“踏踏实实去做一个高品质的学前教育基地”的嘱托,达到了徐玲“想让他们为学前教育带来新鲜的血液”的心理预期。


身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管理博士生的徐玲曾说,自己不太关注企业管理的种种“术”,更多是拿老师当自己的学生去爱、理解和尊重而已。这句话,让集团众多管理者深信不疑,也更让人信服她的话:“如果我们做成了某件事,不是权衡利弊的结果,而是因为我们做了正确的事。”


05

骄傲,源自对中华文明的高度自信

前段时间,阳光雨露的第一届毕业生讲了发生在自己学习生涯中的一件事儿。她在美国求学,因为不愿按求剖析我国某个历史人物执政失误而仅仅作客观分析,历史考试时拿了个C。美国同学打趣说:你是一个政客,喜欢回避问题。她自己回答说:不对,我不是在回避问题。只是因为我认为没有必要在你们面前探讨这个话题。


中国著名儿童教育家陈鹤琴“活教育”理论的目标是“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一如陈鹤琴把儿子当“实验品”,当年阳光雨露第一批的学生就是阳光雨露教学理念的“试金石”。如今已经成长起来的他们站在中国人的立场、活用不盲从的思维,独立思考,独立生活,拿到世界名校的offer,可谓深得阳光雨露“培育国际视野下的中国儿童”要领。


徐玲在“2018河南民进教育论坛”上发表讲话


目前,在中国的幼教市场,不少国内前沿幼儿教育专家言必称华德福、瑞吉欧、蒙台梭利。“我不反对,但是,如果只推崇国外的东西,我们两千多年积累的教育文明,摆放在了哪里呢?”徐玲反问道。


不久前,一家美国知名幼教机构来到中国与阳光雨露洽谈合作,几名海归投资者详细阐述在场几位美国专家的教育理念,并期望把美国的幼教理念通过阳光雨露引入中国。


徐玲首先肯定了美国人性化的幼教理念。然后,谈起了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篇专门论述教育和教学问题的论著《学记》,谈起了两千多年前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接着,又谈起了《学记》形成一千余年后,现代教学理论奠基者夸美纽斯“所有人都应该进学校”的“泛智”思想等等。徐玲娴熟地借用中国古代教育理论经典,一一印证以人为本的中外现代教育理念,美国专家在错愕中频频点头赞叹。


“如果你对中国文化不自信,是因为你研究得不透,找不到我们自己的魂。”徐玲说,“自己的文化研究得不透,何来自信?何来文化输出?如何在国际上传播我们的声音?


徐玲在多个场合曾说,“重授业、轻传道”是我国当年迅速扫盲特定历史时期的客观需要以及惯性下的延续,在我国的历史长河中仅是短短的一瞬,并不能代表我们传统的教育理念和模式。“所以,我们不是在改革,也没有更多创新,我做的不过是延续教育教学智慧,回归教育本来的样子。”徐玲纠正道。

阳光雨露地区分布图


在阳光雨露的百余所幼儿园里,无论是在祖国最南端的滨海之城三亚还是在祖国最北的齐齐哈尔,让你感慨:不同的是地域差异,江南水乡、北国风光,风格各异的本土文化形象融入园本课程;共性的则是对中华文化、本土文化的热爱和对“以人为本,因材施教”的不懈追求,也正是《学记》里琢玉成器的诠释。


有人说,在幼教领域,徐玲是一个骄傲的教育者。徐玲回应说:“因为我对中国传统教育理念高度自信。


延续古人智慧,并非裹足不前。依据党的十九大对我国“新的发展阶段”的科学定位,徐玲觉得幼教事业更加需要进入改革的深水区,借助教育科研的力量在继承和发扬中“扎根中国,放眼世界”。


目前,阳光雨露科研团队历经十几年的探索,针对“剖腹产儿童的教育研究”成果已提交专利申请;集团第四个五年计划战略方向已经明确为“教育+科技”“服务+分享”;作为全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单位,正积极推动和引领行业的规范发展,阳光雨露“教育理念引领者,行业标准制定者”的目标正无限接近。


几乎所有的双休日,徐玲都是空中飞人,受邀去全国各地传播教育理念,努力把教育拉回本来的样子,倡导“教者,上所施,下所效”“育者,养子使作善也”。 “传播教育理念、关注教育科研、培养优秀师资”是她投入精力最多的三大工作。


未来,阳光更和煦,雨露更滋润。


“她”世界里有故事,讲给你听


|| 本期小编:Rour

上一篇鬼谷子余生七码中特

下一篇搞笑GIF:蜜汁尴尬的婚礼现场,这9万8算是白瞎了!

相关文章:

电子本月排行

电子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