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去腐败(小说)

时间:2019-07-20 08:00:01 来源:每日科技 当前位置:永鑫说网络 > 财经 > 手机阅读
带你去腐败(小说)

“吱……”下午五点多,我正在锅上做饭,电话响了。

“请问你是谁?”放下家什,拾起电话我说。

“我!”电话里的人大声呐气地回答道。

不知是电话失声,或是其它原因,和电话里的人来回叨唠几句话我也没有听出对方是谁。于是我对着电话又道:“对不起,我真还没听出来……”话未说完,对方便嘘了起来:“老柴,你嗨了!连我的声音也辨别不出来了……我,我是‘一撮毛’……”

我恍然大悟,电话里的家伙是我小时的伙伴守让。守让和我是小学同学,他是独子,娇生惯养的他小时候父母在其头顶中间留了个辫儿,是边上被剃光光的那种辫子,小伙伴们为他起了个“一撮毛”的绰号。守让人很机灵,高中毕业后,他在市里做主任的表哥照应下,不仅做上了我们阳湖县一个大局的副局长,还通过关系把年龄给改了,现在虽然已经五十几岁了,但还在台上红红火火地干着……

“啊!是,是守让局长啊!”我很虔诚地说道。

“快,快,快!别扯这官衔……快出来,我就在你家楼下的黑色别克车上……”

“什么,什么事?”我问道。

“带你腐败一下……”

“腐败什么?”

“唉!能不能别啰嗦……你,你下楼跟我走就知道了……”

出门到小区门前,我一眼就看见守让那辆“别克”车。三步并着两步,车前我拉开门,车内就守让一人。后排我坐下后,守让转过头来对我说:“走!”车起动后,守让继续对我道:“看到没有,后面跟着的那辆‘现代’是我两位大学同学,来阳湖玩的……”

向前,车在我县一个四星级宾馆大院内停了下来。向酒店后门移动时,落在后面的我,伸手拉了一把守让,小声说:“你同学来,你得找些有头有脸的陪啊,你找我这下岗的……”守让没作一点避讳,大声笑道:“哈哈……你不知道,他们俩不准我找更多的人……”停了停,守让又小声对我说道:“前次我去他们那儿,我就给他俩办了,那个悲催相,就别提了……这次他们到阳湖来,我非报这个仇不可。可这两个家伙就像看出我目的似的,不准我找更多的人来陪他俩,所以,我就想到了你,你老柴不是能喝两杯吗?”

落座前,面对着守让一高一矮的同学,守让给我们相互进行了介绍,他们在北方一个县级市做副局长和科长,都是实权派人物。

寒暄之后,四个人,我、守让、守让的两位同学,分宾主还未完全坐下,守让那个高个子同学张副局长就开了腔:“守让,我来问你,今天这顿饭是你掏钱,还是公家掏钱?”守让道:“老同学,你这不是骂我吗?我守让在阳湖大小也是个副局长,拿自己钱招待老同学,你不是小看我守让吗?小看我不大紧,你,你这也是小看了我们阳湖县。拿自己钱,招待同学和朋友,此种事我从来不做……”看守让喋喋不休,高个子抢过话茬又说道:“好,好,好!那就好,那就好!若真是公家的钱,那我们今天就好好地整,帮你再腐败一次,和你见个高低……”

谈到腐败,我不禁想到了党纪和近来的反“四风”,还有国家反腐倡廉。经常听电视上讲,腐败是我党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搞不好就会“人亡政息”。于是,我插嘴道:“哎,哎,哎!电视上经常说,腐败的源头就是你们这些干部……”没容得我将话说完,守让奔着瞪着眼一脸不高兴:“他说他的,我们喝我们的,你老柴是不是在家蹲傻了,你听没听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话?我们不能因电视或报纸上说了那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同学到家就不用公款招待了……”

也就在这时,酒店的服务生将四瓶蓝色经典梦6酒拿了上来,望着酒守让的话匣又打了开来:“我说,电视报纸或者上级说的话也不一定完全正确合情合理,比如文件上说不许政府机关买高档烟酒这一条就欠考虑,我个人认为党政机关买高档烟酒其实是一种节约。比如,这蓝色经典梦6的酒批发价是五百五十元一瓶,而酒店却是每瓶八百元。刚才我去我们局仓库领酒,管库房的老王对我说,一把手局长说了,为反腐败,酒不准随便拿了,作为副局长当然要听正局长的,所以,今天招待两位老同学只能叫酒店上酒,八百元一瓶,上四瓶酒,公家每瓶就得多出二百五十元,无疑又给政府增加了一千元的开支。所以说,反腐败不一定都正确……

守让的一席话,我差点笑出了声,忙抬手将嘴捂了起来……

分享:

上一篇区块链被列为2019年5大数据科学趋势展望之一

下一篇【裕丰汽配城】这几个汽车的谎言,你知道多少?

相关文章:

财经本月排行

财经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