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书单|亚马逊“金融及银行类畅销书”第一名《影子银行内幕—下一个次贷危机的源头?》 金融/投资/银行

时间:2019-10-21 08:00:01 来源:游戏兵工厂 当前位置:永鑫说网络 > 财经 > 手机阅读




《影子银行内幕—下一个次贷危机的源头?》


豆瓣:7.6

作者:张化桥

出版时间:2013-10


张化桥  “最佳中国分析师”“最具影响力的投资银行家”

本书英文版在海外引发极大关注

亚马逊金融及银行类畅销书第一名

《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

彭博、英国广播公司等全球知名媒体争相采访报道


本书将揭示张化桥经历三年惊心动魄、在希望与绝望中游走的日子。他看到了金融业的内幕,体会到影子银行业的辛酸和黑暗,并在本书中分析了当下中国金融体系中最大的风险,预示下一波次贷风暴的起点。作者预言:“中国创造了地球上最大信贷泡沫,如未能及时将泡沫释放,将很可能成为新一轮环球金融海啸的源头。”




什么叫“影子银行”?

标准普尔的定义被广为接受:普通银行存贷业务以外的所有金融业务都是“影子银行”,包括银行的理财产品、信托产品、小额贷款、民间借贷和典当等。


大体上说,中国的影子银行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银行,它们提供多样化的理财产品,包括表内和表外的产品。

第二类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包括小额信贷公司、担保公司、信托公司、财务公司和租赁公司。

第三类是民间借贷,它们主要为中小企业和弱势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


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2011年年底对26个主要国家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影子银行的总值已经超过67万亿美元。这大致相当于这些国家总资产的1/4,或它们GDP的2倍。




中国的企业家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应付监管规则、监管当局和监管人员,忙得疲倦不堪。他们经常在继续干和放弃之间彷徨。当然,也由于高昂的监管成本,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和心情思考业务扩展或者产品开发。


国内银行深知农业和中小企业的重要性,但是银行基本上不给它们贷款。自由市场的贷款利率比银行基准利率高5~7倍,这恰恰说明了银行的低效和不作为。

为什么银行不给中小企业和农业借钱呢?我相信这是所有权、公司治理和管理等造成的问题。农民和中小企业抱怨银行体制太僵化(它们的贷款评估拖沓费时)、要求太苛刻(对抵押物、贷款额度和各种文件都有严格规定),而且不愿意惹麻烦(所以大家都给铁道部借钱,因为铁道部不还钱它们也不用承担责任)。

只要信贷一紧缩,银行首先就减少对农业和中小企业的贷款。

这些弱势客户深受其害。


“牌照大国,批文大国”


一些评论员开玩笑把中国戏称为“牌照大国”和“批文大国”,甚至还说,或许将来在大街上散个步都需要一个什么批文。内地的真实情况确实是牌照很多,而每当发行一种牌照的时候,市民们都会一拥而上,把它看作一种特权的象征,有的人甚至连这个牌照是什么都没搞清楚。



举个典型的例子:2008年政府承认小贷行业的合法地位,数千个申请人为了小贷行业的许可证抢破了头,有的人还没找到管理团队,甚至根本不清楚怎么运作小贷公司。自然,四年之后,6000家小贷公司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但多达100个公司在拿到执照一年后,仍然没有找到管理团队来开业,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十个公司的执照被撤销了。




   过桥贷款的高风险     


几乎所有国内的小贷公司都做过桥贷款。在国内的银行体系下,当一笔银行贷款到期之前,借款人需要先将贷款还给银行,等上3~5天,才能再次借到新的贷款。这大概是中国特色的规定,为的是防止银行经理随意决定续借,隐瞒不良贷款。因为国内的银行短期贷款规模很大并不断增长,贷款的续借很常见。

这套规定其实有点可笑。一个持续经营的企业怎么能中途暂停,把钱取出来交给银行,等上三五天呢?因此,所有的借款企业都不得不保持高现金流,并从多家银行借款,分散一次性问题。这项规定的意图本身没有错,但执行这项规定,企业要付出实实在在的代价。


为此,基层的银行经理想出一个应对的好方法。也就是向小贷公司和无牌照的放贷人求助(讽刺的是,有时候,这些人恰好同时也是银行扶持的,用的也是银行的钱)。借款人从小贷公司或放贷人那里借款,为期三天,利率约为1%~2%!这个利率年化的话,是非常高的。小贷公司如果在银行有内线的话,就能时不时得到类似的赚钱机会。一些小贷公司就是靠着这种生意发家的,过桥贷款成了它们的主食。这不违法,也合情合理。

但我觉察到,银行经理有时候会向上级隐瞒借款人的真实现金流情况,造成借款人信用良好的假象。有时候,情况就变得更微妙了。举例来说,当借款人把他从小贷公司借到的钱还给银行以后,如果央行或是该银行的上级突然收紧该地区的贷款额度(这可是常有的事),或者银行经理工作调动,突然失去了借贷的决策权,那么借款人就拿不到新的贷款了。要知道,银行经理的口头承诺毕竟是不确定的啊!

这一下小贷公司成了替罪羊。在这种情况下,小贷公司甚至拿不到抵押物,因为借款人可以抵押的东西都抵押给银行了。许多公司的杠杆率都很高,自然没有足够的抵押物来还债。“就三天而已。我们的新贷款基本上已经通过了银行的审批。”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承诺。但事实上,不止一家小贷公司吃亏上当,结果两手空空。


事情明摆着,借款人不可能长期支付这么高的利率,于是开始和小贷公司扯皮,最终呆账变成了坏账。在我加入万穗六个月的时候,万穗仍然在做这种过桥贷款,幸运的是,它还没在这上面吃过亏。我一直对这项业务的风险耿耿于怀,但整个团队都希望继续做过桥贷款。毕竟,万穗尝过甜头没吃过亏啊!没办法,我只能力排众议。因为这种风险回报太不值得了,如果顺利,你能拿到1%~2%的利率;如果黄了,你就全赔进去。这不是孤注一掷吗?!我为此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发在我的博客和万穗的网站上,阐明我不看好这项业务的理由。文章一出,不少业内人士纷纷表示赞同和支持。一些明智的业内人士甚至一开始就看到了问题所在,因此从未涉足过桥贷款这项业务。



相对于抵押物和担保而言,我们更看重现金流。因为,如果一笔贷款最终需要靠抵押物或担保人来偿还,这已经说明我们的信用评估是失败的。




   PE?PE就是高利贷     


2012年4月,也就是我从民生国际辞职,全身心回归万穗的时候,一家小型的PE(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找到我。该公司的负责人叫滕金勇,他是通过我们共同的朋友联系到我的。于是,他带着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助手杨珍妮来到万穗。珍妮刚刚从暨南大学毕业,之前在上海汇丰银行(HSBC)实习过。

滕先生年届五十,20世纪90年代他曾出口电视机到埃及。在此之前,他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家电子公司工作过几年。我们会面的时候,他刚刚结交了王某──某家银行行长的表弟。这家银行有15家合作的PE。而滕先生刚刚成立的小PE公司,只有一个光杆司令带着一个助理,竟然幸运地成为这15家PE公司之一。

滕先生说,如果能够充分利用这一特权,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赚大钱。

我很好奇,问道:“你准备如何与该银行合作呢?”

“很简单。只要我们能找到一个看起来可以投的PE项目,银行就能帮我们筹钱。理论上,我们的资金没有上限。你知道的,银行就好比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库。”滕先生兴奋地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和其他PE的融资方式差不多,银行会帮你把理财产品卖给老百姓?”

“就是这样。但和其他PE不同,我们是幸运的15家之一。即使是KKR、凯雷和TPG(Texas Pacific),或是像九鼎投资这样的国内投资企业,都没有这样的特权。”滕先生吹嘘道。

“但你看起来并没有金融业的工作经历呀,银行怎么相信你呢?”我进一步问道。

“所以我才来找你啊。你在业内这么出名,几乎天天出现在报纸上。几周前,我和银行总行的头头们一起聊天,他们说,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还和你一起上大学呢。”滕先生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大声说道。

“那你想我怎样帮你呢?”我很好奇。

“很简单,我们合伙。你拿20%的股份,我保留50%,还有30%要送给王某(银行领导的表弟)。这30%可要对外保密哟。”说到这里,滕先生的声音低了下来,显得很神秘。

哈!原来是这样,我恍然大悟。我拒绝了他,并在心里告诫自己:可千万不能趟这浑水。滕先生见我不同意,以为我是在讨价还价,再次声明20%股份是白送我的。他说他花了很大的精力和财力请客送礼、疏通关系,才拿到这项特权。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对我而言,这太可怕了。随后,滕先生的助手杨小姐给我做了投资项目的简介,PPT中充斥着花里胡哨的图片。

我问滕先生:“你现在已经拿到特权了,又有这么多的投资项目在手,为什么还要寻求我的帮助呢?”

“我只在湖北和广东这两个省份享有特权。也就是说,我只能在这两个省融资和投资。如果能将业务范围扩展到全国,那就太好了。而且,我们每年都要接受年审。如果有你做合伙人甚至董事长,我们就能很容易地通过年审了。还有,我们也得招一批年轻的工作人员,来做具体的事务。你可以培训他们,比如怎样摆弄账面上的数字、怎样写PPT、做汇报。我对这些一窍不通。”滕先生解释道。




   IPO美梦     


我大致浏览了一下滕先生的投资项目,有武汉的污水处理厂、可降解塑料公司,还有广东的废金属交易公司和城市轨道交通工程,等等。这些项目或许可行,但要么太小,要么太缺乏吸引力,很难通过IPO的审批。事实上,当我还在投行工作的时候,我恰好调研过广东的那家废金属公司,它的规模太小了,三年内都无法上市。

如果2~3年都无法实现IPO,那PE怎么退出呢?毕竟,一直以来IPO的队伍都排得老长,而且中国证监会时不时就会停止IPO审批。比如,2003~2004年,由于股市低迷,IPO审批停止;再比如,2012年10月,800多家IPO申请公司被挡在门外,进退两难。

很显然,滕先生明白这个问题。“一点也不难办。这些项目不少是市政府主导的。我们将入股20%~35%,并且和他们签署回购条款,用他们的财政收入或其他地方的现金流作担保。我们很清楚,有些项目根本不可能通过IPO审批,但是谁在乎啊?审批下不来的时候,我们的投资就变成了一笔贷款。”

“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把它叫做贷款?”

“你是装傻吗?国有银行不可能用20%~25%这样的利率来放贷。现在的基准贷款利率只有6%左右。其次,银行每年的贷款额度都是有限制的。不管银行有多少存款,它们都受制于贷款额度限制。这一限制不仅对所有的银行适用,对它们各地的分行也有限制。最后,银行还必须遵守75%的贷存比规定。当然这个贷存比有时候会有变化。银行领导们希望贷存比看起来低一些。你知道,也就是看起来低一些而已。”

我接着问:“滕总,说实话,这些项目这么平庸,能连续2~3年支付你那么高的利息吗?这可是每年20%~25%的复利啊?”

“不能,当然不能啦。这个收益率也就是个数字而已,或者说预期回报吧。这是我们拿给银行交差的,更重要的是,忽悠那些大街上的老百姓来买我们的理财产品,让他们相信只要一切顺利,我们的回报就有可能这么高。”滕先生对他自己的逻辑还挺自豪。

我进一步问道:“如果项目三年后仍然没有上市,公司股东,也就是市政府,真的会回购你们的股份吗?”

滕先生开心地笑了:“我们的回购条款规定,他们回购时要向我们支付13%~14%的年利率,而不是预期20%~25%的收益率。

“回报率一下子下降到13%~14%,你们怎么和银行以及散户分钱啊?”我质疑道。

滕先生拿出计算器,“看我们的营销情况,散户能拿到5%~6%的回报,这比银行的定期存款利率高一些。散户投资者还有个潜在的好处,一旦我们投资的公司上市IPO,他们还有额外的收益(当然上市的可能性很低)。银行赚3~4个百分点,你和我嘛,可以赚1~2个百分点。其余的分给市场营销、律师等中间环节。但你可别小看了我们的这1~2个百分点啊!50亿元~100亿元的项目,我们就能每年净赚1个亿!”说到这里,滕先生的眼睛都亮了。

这样的计算看起来很合理、漂亮。我只是很怀疑,这些市政项目真的能连续三年支付13%~14%的高利率吗?无论怎么说,这个利率也不低啊。我感觉有些项目,他们能拿回本金就不错了!万一有违约的呢?

“别担心,兄弟。市政府会给我们作担保。现在的惯例是用商业用地作抵押。如果情况不妙,我们就收回这块土地,用来建商品房,或者转手卖出去。”滕先生语气坚定地向我保证。

“有这样的好事,银行自己为什么不成立内部的PE公司,却把特权拱手让给你们15家PE公司呢?”我问道。

银行按规定不能从事直接投资业务,所以需要我们。”尽管滕先生一再向我保证,我仍然无法说服自己加入他们。他看起来有些抓狂。他接着说:“好吧。你可要好好想清楚,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你朋友吴某的PE公司,也是我们15家公司之一。他已经狠赚了一笔啦!”对此我早有耳闻,但我还是下定决心:这样的钱,再多也不赚。



   重庆、天津     


重庆位于中国中部,人均收入约为广东的一半,但近年来经济发展迅猛,当地政府急切地想追赶沿海各省。我加入万穗不久,重庆市政府主管金融工作的官员就和我取得了联系。他不只是给我打个电话那么简单,2011年7月,他带着他的一个下属处长直接飞到广州和我会面。他那天正好赶上航班晚点,出租车司机找不着路,交通大拥堵,足足耽误了三个小时。

我们在广州东站边上的威斯汀酒店大堂见面。重庆来的贵宾一再为迟到道歉。他和我岁数差不多,稍稍有点发福,富有激情,活力四射。他向我全面介绍了重庆的小贷行业情况、简单的规章制度和减税优惠。我必须说,他和我们平常看到的政府官员大不相同,我非常喜欢他。

“别犹豫了,来重庆吧,成立一个小贷公司。我保证,不会有繁文缛节的困扰。重庆资金短缺,商机无限。”他这样总结道,并问我何时去重庆调研。他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当时已经是晚上六点了。我请他留下来吃晚饭。他说没时间,必须要搭乘晚班飞机回重庆,因为第二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没办法,我只好点了一瓶上好的红酒,大家开怀畅饮,让他打道回府。

他遵守了诺言。当我去重庆寻找收购目标的时候,他和重庆金融业政府部门给了我们大力的支持,这让我们很感动。在他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就通过了当地外商投资部门的审查。

但是没想到,当地的一家中央所属银行,成为我们的障碍。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都是中央政府的职能部门,这有点像美国的联邦政府体系。当地的政府拿它们没有办法。当我们在这家银行重庆分行遇到阻碍时,邀我来渝投资的那个政府官员安排了多次协调。但最终还是没能搞定这家银行重庆分行。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搞清楚为什么银行要反对我们成立投资公司。我的智商属于中等,如果我开了那么多天的协调会依然搞不懂,那么至少一半的中国人搞不懂。我认为,咱们中国人一些很好的发展政策之所以受阻,主要是因为一部分人设计复杂的圈套对付另外一部分人,大家的劳动相互抵消。

2011年,央行设立了一个新的部门,叫作跨境人民币监管部。这个部门成立的初衷是,引导香港等地的人民币有序回流内地。但模糊的规定和随意的复杂的管理把商人们都逼疯了。中国人民银行告诉我,基于新出台的一系列规定,民生国际不能在国内成立控股公司。我在重庆花了一周折腾,最终无功而返,非常郁闷

2012年年底,那位之前和我打过交道的重庆市政府官员调到西南证券当董事长。我当时还和他讨论,西南证券是否可以去收购香港的一家券商。没想到,他突然出事了!这就是震惊全国的重庆官员“艳照门”事件,听说他也是涉嫌官员之一。我为他深感遗憾。从工作的角度说,他真是既有激情又有能力啊!




据说,天津政府在小贷和PE领域也很积极,希望大力引进投资。2012年2月,作为中国金融国际投资(0721.HK)的股东和顾问,我和该公司的CEO刘宝瑞,一同会见了天津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结果让我很气馁。来来回回的酒席饭局以及各种不着边际的谈话,让我很不愉快。这里的规定和其他省一样难搞。有的人愿意忍受这一切,但我不愿意!做生意已经够难的了。服务客户、开拓市场和融资,这些才是一个企业真正应该集中精力的,也是我想做的。

现在,我日复一日地把时间和精力耗费在公司注册程序上,这真是太可怕了。




   P2P,网络小额信贷平台     


早在我加入万穗之前,我就开始关注P2P信贷运营商,其中业绩最突出的是宜信公司。该公司的创始人唐宁早年在北大求学,后赴美国攻读经济学。宜信的员工可能有好几万,覆盖全国100多个城市。他们并没有金融牌照,但充分利用了法律规定:个人(而非公司)可以给任何人贷款,所以政府也拿他们没办法。宜信直接用唐宁的名义对外放贷款,同时也用唐宁的名义从外面借贷。为了扩大规模,唐宁在信托公司和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如诺亚财富管理)的帮助下,将他的贷款组合证券化卖给散户投资者。宜信后来也用网络平台来营销,但主要还是依赖“陆军”,即地面业务人员。2011~2012年,我经常在各种行业研讨会和论坛上看到唐宁,他到处卖力地宣传小额贷款对于中小企业的重要性。他算小贷行业一名忠实的开拓者!


做得较大的P2P信贷平台有人人贷(renrendai.com)和拍拍贷(ppdai.com)。它们和杭州的数银在线(6677bank.com)网站不同,主要是为借贷者和散户投资者牵线搭桥。我见过它们的人,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深入研究。虽然它们暂时还没遇到监管部门的质疑,但我对它们的经营模式持保留意见,原因在于:借贷者和投资人素未谋面,也没有中介为贷款安全进行担保,一旦出了问题,信贷平台很容易受到影响。就我个人在万穗和我所投资的其他两家公司的经验来看,这里面的隐含风险很大。举例来说,如果信贷平台出了丑闻,或是借款人蓄意诈骗,这都会对公司造成非常大的打击。

基于这样的担心,深圳的红岭创投(my089.com)会对借贷人进行尽职调查,并为贷款安全作担保。对他们而言,网站只是一种市场营销手段,并不是P2P的平台。但由于尽职调查的时间和财务成本都很高,红岭创投的业务规模受到限制,很难走出深圳。




   谁说银行不竞争     


对于银行来说,理财产品的利率在4%以上,而存款的利率在2%左右。所以,理财产品的存在和发展就等于银行变相承认存款的利率太低。


就像成千上万的大妈大爷一样,我选择在银行购买这些理财产品,是相信银行,希望不仅能保本,还能有较高的回报。如果投资的项目黄了(事实有时候如此),一般情况下银行只能承担损失。这和把钱存在银行有点像。严格意义上说,中国和美国等国家不一样,并没有存款保险制度。但是在老百姓看来,总觉得银行的背后是政府信用,这有点像某种隐形的约定。中国的存款人哪怕是把钱存到很小的存款机构,比如农村银行或信用社,他们也不太担心安全问题。


这是一种很危险、一厢情愿的想法。很多相关人员其实是得过且过。只有出现银行破产,或者是很严重的银行违约,银行保险体系才会真正受到重视。



由于受到贷存比和贷款总量的限制,国内银行都很热衷于增加所谓的“佣金收入”。最常见的就是银行销售的各种理财产品。理论上说,银行只是个中介,与投资产品的回报或回报率毫无关系。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尤其是老百姓,对这其中的区别视而不见,或者可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所有的理财产品,包括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和债券型基金,等等,它们的宣传册上都明确指出了投资有风险,并且银行不做任何担保。没关系。正如香港雷曼兄弟迷你债风波告诉我们的,老百姓根本就不在乎。雷曼兄弟破产以后,香港的很多投资者血本无归,他们纷纷要求卖债券的中介(主要是银行,如中国银行、汇丰银行、星展银行等)负责。政府也不管这些投资者当时是签过合同的,硬性要求这些银行进行赔偿。


在内地,情况也差不多。尽管投资者都签了所谓“自负盈亏”的合同,一旦违约出现的时候,银行也不得不承担损失。也有不少投资者,他们很清楚这些产品是有风险的。但是,当违约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宣称被银行骗了。他们会抗议、闹事直到把钱拿回来为止。就这样,银行只好更加谨慎地选择它们的产品。毕竟,一家支行可以同时销售的理财产品数量也是有限的。




   垃圾债券代理商     


银行的借贷额度一直都有很严格的限制,但信托公司就没这个限制。信托公司从银行大量借债,投向房地产、基建和各种项目。如果项目出问题了,最终由政府来兜底。而如果项目赚钱了,管理层就获得荣誉和回报。<

上一篇上海夸客金融非法集资涉众案件情况汇报

下一篇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曾经的金融才女被押解回杭

相关文章:

财经本月排行

财经精选